0 Citations
0 Reads
云林寂寞写荒寒——我看倪瓒
刘兴国
文艺生活(艺术中国), (01), pp 10-17, 2010-1-15
Summary
<正>看画哦诗重慷慨,百年翰墨付微茫。已怜挥洒如摩诘,可忍悲歌似子昂。名士几人称妙手,旧游随处搅愁肠。云林故事惟文藻,遗迹偏多在远乡。这是元末诗人韩奕的《奉次云林画上诗韵》诗文,诗中的后两句略有感叹,耐人寻味。其中表明,元末世人对倪瓒的认同多半停留在文学层面,而他的绘画则是少有人知的。但是到了明代晚期,由于董其昌对于他的大力推崇,使他的绘画认同度得到了广泛的提升。虽然董氏的"南北宗"论多有偏颇,然而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他在艺术敏感性上的能力。那么,倪瓒的生命究竟隐藏着什么能让他的历史地位出现这样的反差?人们对于他的理解是否也存在着偏颇?本文将从
Keywords
倪瓒; 云林; 南北宗; 逸笔草草; 韩奕; 文学层面; 逸品; 逸格; 周南老; 画旨
Select Groups
Select Contacts
swap_vert Order by date
Order by date Order by name